生活在别处

在别处生活

无才者、亦或是失败的空谈者

已经整整七个月没有更新播客了。偶然的一天,我打开了另一个播客平台的软件,居然发现一条听众长长的评论。那段评论的最后,这位听众说:“希望你们坚持下去。“ 当然,这句话是有上下文的,但对于已经七个月没有碰剪辑软件的我来说,看见有一个“真人”的评论,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鼓励。毕竟,做了4年播客,在此之前,我没有收到过任何评论。

这个播客,嘉宾(估计连听众)都是我生活中的朋友。因为他们足够捧场,我才足够盲目地创作内容。有一次,我给嘉宾看后台的分析数据时,我开心得发现“我们在欧洲也存在听众呢”。 嘉宾为了不让我高兴太早,幽默地说:”应该是累积了很多学中文的外宾吧!” 所以今天看到了这条评论的时候,我的喜悦是夹杂着感激的:“原来不止是学中文的外宾呢“。对一条陌生的评论,我便会有这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,我也感觉蛮夸张的。这大概就像出道若干年,一支18线独立小乐团,在串场表演时,发现台下站着一名举着自己乐团名牌的粉丝。对,就是那样的一种感激吧。

做播客,只是我众多爱好的其中一个。但确实是我做的最久、最认真的“业余”爱好了。明明这是我一个人的播客,我可以随时停业,却逼着自己定时更新,这样坚持了4年。但是从今年年初,我却一停就是七个月。理由可能听上去很绕、也很真实。虽然名字有关于生活,我却发现自己不了解生活。

“生活在别处”,是我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名字。它和米兰昆德拉没有半毛关系,只是可以准确的描绘我生活的一种态度。我是一个很容易厌倦生活的人,就是那种,如果每天晚上吃一样的食物,我都会对自己发火的人。但我有天发现了良方,就是接触另一个空间里的世界,就立刻让自己安顿了。听起来有点玄学的意思,其实举个简单的例子就很好理解。比如看书,听歌,甚至看俗不可耐的国产综艺,都是短暂的脱离现实的方法。但这些方法,我最近发现解决不了生活中任何一件事。说到底,我是一个不了解生活是什么的人,却在播客里班门弄斧罢了。想想真的很卑劣。这大概就是我过去七个月无法更新播客的最核心的原因 -我对自我创作的能力本身产生了怀疑。

是的,我并不了解生活,而一个不了解生活的人谈何创作?岂不是空谈?

2021年6月23日。

旁晚 (无校对)